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孩子隔著屏幕的親吻 讓她瞬間濕了眼眶……

2020-02-27 10:53  來源:平安寧夏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一個個挺身而出的凡人,做出了一個個英雄的壯舉,成為我們身邊的英雄。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

廣大公安民警輔警聞令而動

勇挑重擔、不怕疲勞、沖鋒在前

不分晝夜地奮戰在

抗擊疫情最前沿

劉洋

我要到最危險的隔離區執勤

劉洋是銀川市興慶區公安分局銀古路派出所民警。有著20年警齡的他,負責寧夏附屬醫院治安巡防工作,主要處理醫患關系。接到返崗抗疫通知后,他主動請纓到最危險的隔離區執勤,每天不僅負責隔離點人員心理疏導,還統籌指揮大家合理作戰。2月5日一大早,劉洋就來到轄區疫情隔離觀察區,開始了執勤工作。下午所里派去換班的同事被老劉“罵”了回來,堅決不同意換崗,并說:“這是疫情密切接觸者的隔離觀察區,與其讓大家都來增加風險,不如就我一個人常駐在此吧,節省警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方永青

還能穿警服的日子要多做點貢獻

58歲的方永青是中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車管所民警,黨齡25年。他常說:“共產黨員在特殊時期、危急時刻必須勇擔使命。”疫情防控戰役打響后,他主動請纓參與交通巡防執勤工作。他說“再過兩年,我就退休了。我舍不得這身警服,在還能穿警服的日子里,在黨和國家需要的時候,能多做點貢獻就滿足了。”


陳鐘寅

我不能在這個時候當逃兵

銀川市交警分局金鳳區一大隊大隊長陳鐘寅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帶領大隊人員主動承擔2處疫情臨時檢查站勤務,配齊配強人員,實行24小時勤務工作模式,全力協助相關部門做好車輛、人員檢查工作。由于連續長時間的站立,他腿疾的老毛病也隨之而來。夜里在卡點室外溫度在零下20度,汗水卻從帽邊處不斷的淌下來,同志們都勸他回去休息,他卻說:“沒事,挺挺就過去了,何況同志們都在崗上,我不能在這個時候當逃兵”。


于芳

巾幗無需讓須眉

固原市西吉縣公安局拘留所教導員于芳,當新冠肺炎疫情襲來,她來不及打包行李,來不及和家人告別就上了“戰場”。會議部署、消毒測溫、靠前指揮,她既是指揮員又是戰斗員;隊伍管理,后勤保障,事無巨細。她每天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筑牢監所疫情防控的“銅墻鐵壁”,堅持每天三次為被拘留人員和民輔警測量體溫,登記在冊,保證每天不少于兩次的全面消毒殺菌。整整三十多個日日夜夜,堅守在監管場所疫情防控工作一線的她和孩子視頻時,兩個孩子突如其來隔著屏幕的親吻讓手機畫面,讓于芳的眼眶瞬間變得模糊……


李欣

崢嶸歲月何懼風霜雨雪

李欣是原州區公安分局三營派出所副所長,從大年初一上崗到今天,他沒有離開過防疫監測點半步,實在太困了就坐在椅子上瞇會,餓了就吃一碗泡面。2月16日下午,防疫監測點上一名自稱在固原市某駕校上班的同心籍男子,拿著村上開的介紹信,堅持要通過三營趙寺防疫監測點,情緒激動,多名工作人員勸阻無效。此時,已經連續工作了好幾個小時的李欣,又耐心的做起了該男子的勸返工作,一勸就是一個多小時,最終,該男子情緒平和了,沖著李欣擺擺手,原路返回了。看著漸漸走遠的男子,李欣笑了,“多勸住一人,就是少了一分未知隱患”,他整理好警帽又開始繼續檢查過往車輛。


石瑞

我是所長是黨員,就要多做一些

石瑞是黃河東路派出所所長,為打造轄區疫情防控的“銅墻鐵壁”,他帶頭入戶排查登記,集指揮、戰斗于一身,挨家挨戶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為核準在銀及外來人員信息,平均每天入戶走訪100余戶,連續一周下來,嗓子已經沙啞的說不出話。他說:“大家為了這場疫情戰都很辛苦,有的同志孩子還沒滿月就回來工作,我多做點,同志們就可以輕松一些。”


鞏德軍

戰“疫”路上的熱心人

鞏德軍,銀川市公安局交警分局興慶區一大隊輔警。今年已經56歲的“鞏叔”是戰斗在社區疫情防控工作中最年長的一位,主動前往情況復雜的外來務工人員公寓等社區,憑借著自己的耐心、細致、親和力,攻克了小區勞務人員多、老人多、地方方言多、環衛工人出行早、回家時間集中等諸多難題。同時全家總動員,一家三口忙碌在社區防疫中,并倡議群友們參加當地的志愿服務,居住在銀川的100余名慶陽老鄉和他聯系,加入到社區服務工作中。連續工作21天,大隊安排他休息,他坐不住,又帶著10余名志愿者在自家的小區院內幫助社區開展防疫工作,大家稱呼他是戰“疫”路上的“熱心人”。


于偉

疫情當前舍我其誰

45歲的于偉是涇源縣公安局法制大隊民警,參加公安工作已經25年了。他因腰間盤突出、腰椎側彎在醫院做了腰椎開放性固定手術,術后在家休養了三個月便開始上班了。當疫情來襲,于偉又主動請纓,要求到疫情防控一線參戰,單位領導考慮到他身體不好,卻又拗不過他的執意要求,便安排他到集中管控隔離點工作。集中管控隔離工作雖然看似清閑,卻也危險重重,一個疏忽就會造成隔離看護人員失控。二十四小時連軸轉,可他卻說:“疫情當前,警力不足,年輕人都去了卡點,這個時候我必須頂上……”


王永海

疫情這么嚴重,我不上誰上

“王導,你年紀大了,就不要去隔離點執勤了。”

“哎呀,不行,我啊,不但要去,這個隔離點的工作我還要包了,疫情這么嚴重,我不上誰上。”每天早上,58歲的銀川市西夏區公安分局鎮北堡派出所教導員王永海都會穿好警服、戴好口罩、懷揣藥瓶,奔赴崗位開始一天的執勤工作。17年前,年僅41歲的王永海同志奮戰在“抗擊非典”的第一線,17年后的今天,王永海不顧自己年齡大、多種疾病纏身的情況,依舊主動請戰到條件艱苦、疫情嚴重的防疫工作第一線。


李冉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90后的李冉,是石嘴山市平羅縣交警大隊的一名女警,在特殊時期,她也是沖在最前線的一員。面對車流量大、平羅縣的企業以及移民安置人員較多的情況,李冉毫不猶豫的遞交了請戰書,主動要求長期駐扎一線崗位。很多同事對于這個中隊唯一的女同志都會相對照顧,希望她能少站一會兒,但對于同事的這些“好意”,李冉向來都是拒絕,在她心里,自己在崗位上多上一個小時,同事們就可以少上一會兒。她也經常說: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

相關報道

謝恩!封閉百余天后的黃鶴樓,首迎五位特殊嘉...

每天3分鐘,速覽全國法治新聞。

浙江嘉興中院二審宣判一起特大跨境網絡色情直...

此案系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公安部聯合掛牌督辦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心疼!45天后,剛下“火線”的他,卻進了醫院...

他們的負重前行,換來了福建全省監獄的“零感染”和服刑人員的安全感。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