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男子越獄潛逃26年,如今因疫情防控無處藏身讓姐姐送他自首

2020-03-05 11:20  來源:貴州都市報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警察同志,我弟弟司某波犯了法,他從牢里跑出來已經26年了,現在我帶他來投案自首,希望爭取從寬處理,讓他重新做人。”這是貴州省盤州市公安局保田派出所值班室出現的一幕,一位年過五旬的女子攙扶著她的弟弟,在值班民警面前幾度哽咽地說。民警一驚,急忙將姐弟倆扶進值班室進一步了解情況。

一朝失足越獄逃跑

司某波的姐姐司某菊泣不成聲地說:“母親去世得早,都是姐姐沒有把你帶好,造成你今天的錯誤,希望你回去以后,服從管理,好好表現,爭取早一點回來……”話未說完,姐弟倆已經哭作一團。隨后趕到派出所的司某波的姐夫告訴民警,二十多年來,司某波從未與家人聯系過,以為他早已不在人世,每年中元節她姐姐還給他燒錢紙,心理有點安慰。

據介紹,1992年夏天,想一夜暴富又吃不了苦的司某波打起了別人財物的主意,趁著夜黑,他將貴陽花溪某醫院當時價值六千多元的醫療設施偷走,以為萬無一失,豈料當晚被人及時發現并報公安機關,不日案件告破,司某波被法院判處八年有期徒刑。

在貴陽羊艾監獄單調苦悶的日子,讓當時年僅23歲、吃不了苦也不想干活的司某波有些按捺不住。1994年初夏,司某波趁一次外出勞動的機會,避開管教的視線,偷偷溜走,脫下囚服走了一天到貴陽市區,從此開啟了他26年的流浪生涯。司某波越獄后,羊艾監獄未放棄對他的追捕,多次抽調精干警力四處找尋其下落,無數次走訪、調查、摸排,26年來,始終沒有一絲線索。

逃亡身涯孤獨痛苦

“逃亡26年來,我露宿過荒山野嶺、高速橋下的涵洞、垃圾堆,因為沒有身份證,也不敢用真實姓名,在外面真的是寸步難行,沒有實行實名制的時候還去過新疆、河北等地方打工干苦力,但文化水平低又沒有什么技術,工資少得可憐;沒有錢就像乞丐一樣四處流浪,吃過垃圾堆里別人丟棄發霉發臭的東西,沒有一天睡過安穩覺,連父親去世都不知道,更沒能為他送終,為了擺脫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曾想一死了之……”司某波聲淚俱下地向民警道出了多年逃亡生涯的辛酸和苦楚。

司某波說,在外面這么多年,他沒有一個親戚或者朋友在身邊,也不敢和家里人聯系,很孤獨、很痛苦。

“疫”線防控無處藏身

“現在疫情防控,各條路、各個村寨都查得緊、管得嚴,干什么都要實名制,感覺無處可逃,我每天都忍饑挨餓、居無定所,已經沒有地方可以藏身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也想回來咯!”司某波表示,走進派出所后,他終于如釋重負,感覺整個人輕松多了,終于結束了膽戰心驚的孤苦日子,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司某波稱,自己當年太年輕,手頭拮據又不能踏踏實實打工掙錢,覺得偷點拿點不犯多大法。而入獄以后,他還是不安分守己、認真改造,想著只要自己不坐牢,肯定好過得很。殊不知,讓自己的人生走進了死胡同。

司某波自責,逃了26年,他不光逃得一身病,父母親也早已不在人世,自己年紀越來越大,還沒有老婆兒女。而26年來,家鄉更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家家都蓋起了大房子,開起了小轎車,要是自己當時不是愚昧無知,現在也和他們一樣,有自己的事業和穩定的生活。“我愧對父母和親人,愿意接受法律的裁決。”司某波哭泣道。

目前,司某波被控制,案件在進一步辦理中。

相關報道

一個煙頭,一場山火!上墳男子,這禍你闖大了...

各地政法要聞一覽!

10年前的“高速命案”劃上句號: 最后一名加害...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