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江西高院通報:省內七大黑惡勢力覆滅!

2020-01-08 13:57  來源:江西政法網  責任編輯:高楊清
字號  分享至:

1月7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召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審判工作新聞發布會。2019年,全省法院受理一審、二審涉黑涉惡案件分別為1262件和523件,審結1164件和488件;受理一、二審涉“保護傘”案件120件,審結106件。全省法院審判涉黑涉惡案件數量居全國前列。

據江西省高院副院長夏克勤介紹,在一審審結的涉黑涉惡案件中,判處五年以上重刑2036人,重刑率達29.18%,其中涉黑案件重刑率達48.44%,充分體現了“依法嚴懲”的方針。在重大涉黑惡案件的審理過程中,各級法院組建專業審判團隊,嚴格落實庭前會議、非法證據排除、普通程序法庭調查三項規程,積極推行“四分四統”審判法,大大提升了案件辦理質效。全省法院受理一、二審涉黑涉惡案件數較上年增長8.11倍,審結數增長16.39倍,實現結案數跑贏收案數。

各級法院強化“打財斷血”,綜合運用追繳、沒收、判處財產刑以及剝奪政治權利、禁止令等多種手段,摧毀黑惡勢力犯罪分子再犯的經濟基礎。數據顯示,全省法院一、二審判處財產刑共計13.53億元(不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共立案執行468件,涉及財產2.8億元,執行完畢228件,執行到位1.08億元。

此外,著眼“打準打狠”“打深打透”,以審理涉黑涉惡案件為突破口,各級法院堅持凡案必查、一案一剖析,深挖嚴查黑惡勢力背后腐敗問題及其“關系網”“保護傘”,江西省三級法院共受理線索1371件,流轉處置1371件,已核查651件。

為達到長效常治的效果,在審理涉黑涉惡以及“保護傘”案件過程中,各級法院還針對社會綜合管控方面存在的短板弱項和行業監管中出現的管理漏洞,及時向有關部門分析原因、提出建議。2019年,全省法院就涉黑涉惡案件發出司法建議631份,收到建議反饋448份。

發布會還通報了8起涉黑涉惡案件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自2014年以來,被告人鮑錫亮以老鄉、同學、朋友等為紐帶,陸續網羅糾集有違法、犯罪前科的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多次共同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逐漸形成了以鮑錫亮為組織者、領導者,被告人汪沿海、胡志財、歐陽鑫、黃海、方健文、黃玉、張龍為積極參加者、骨干成員,其余22名被告人為一般參加者的犯罪組織。該組織通過有組織、有計劃地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非法獲取巨額經濟利益,供鮑錫亮個人及組織成員使用。其中,2015年10月至2017年8月,該組織在彭澤縣浪溪鎮多個礦區非法經營柴油,銷售金額達人民幣1890余萬元,僅在宏浩礦業南采區就非法獲利達70余萬元。為尋求庇護,維護自身的生存發展,該組織用非法獲取的經濟利益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作為其“保護傘”。鮑錫亮及其組織成員依仗組織勢力,通過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為非作惡,有組織地實施開設賭場、非法經營、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30余起,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通過實施系列違法犯罪活動,該組織形成了對彭澤縣浪溪鎮礦山貨車加油業務的非法控制,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

江西省彭澤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尋釁滋事罪、非法經營罪、敲詐勒索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行賄罪,數罪并罰,判處被告人鮑錫亮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他29名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四個月至一年二個月不等,并處罰金。一審宣判后,被告人鮑錫亮服判,不上訴;汪沿海等部分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2019年5月27日,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被告人鮑錫亮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憑借已形成的黑勢力,采取暴力、威脅等方式,形成了對彭澤縣浪溪鎮礦山運輸貨車加油業務非法控制的局面,還在彭澤縣城和多個鄉鎮等地多次有組織地實施開設賭場、敲詐勒索、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該案的公正判處,有力打擊了黑惡勢力的囂張氣焰,有效地維護了社會和諧穩定。案件宣判后,彭澤縣法院及時向當地市場監管部門提出了加強市場監管,規范市場主體經營行為的司法建議。

基本案情

從2007年開始至2017年年底,通過多年的發展、演變,在奉新縣城及周邊地區形成了以羅文、羅武為組織者、領導者,黃闖、熊斌、洪明斐等9人為骨干成員,雷冬、劉祥等29人為積極參加者,其他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以黃闖、蘭泉、洪明斐等“同學幫”為基礎,通過不斷吸納網羅刑滿釋放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形成一個人數眾多,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結構穩定,層級清楚,分工明確,紀律嚴格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通過開設賭場及敲詐勒索、非法經營柴油等攫取了較大經濟利益,所獲利益用于違法犯罪活動,維系組織生存、發展、壯大。該組織多次在公眾場合實施打斗,逐步在奉新形成強勢地位,還多次在城區驅車追逐、攔截、沖撞他人,造成群眾心里恐慌、安全感下降。該組織實施聚眾斗毆、故意傷害、尋釁滋事、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故意傷害、敲詐勒索、非法經營、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活動71起,共致2人重傷,11人輕傷,19人輕微傷,損毀財物價值人民幣168391.3元。

裁判結果

江西省奉新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斗毆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故意毀壞財物罪、非法經營罪、開設賭場罪等,數罪并罰,判處被告人羅文有期徒刑2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被告人羅武有期徒刑19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6個月,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被告人黃闖、熊斌、洪明斐等38名被告人分別判處16年至1年3個月不等有期徒刑、并處剝奪政治權利及罰金等。該案部分被告人上訴后,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簡評

本案中,以羅文、羅武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通過對骨干成員以“戰神”“狗頭”等進行封號,對組織成員進行編隊管理,任命隊長和對各隊職責進行分工的模式,強化該組織的組織性和紀律性。該組織多次在城區等公共場合公然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造成群眾心里恐慌、安全感下降。該案宣判后,當地群眾拍手稱快。該組織被依法鏟除,組織成員被依法懲治,彰顯了法治權威,凈化了社會風氣,提升人民群眾安全感、滿意度。

基本案情

1996年10月開始,被告人徐新波便開始加入違法犯罪團伙,跟隨他人一起實施違法犯罪活動。2004年10月,徐新波所在團伙重要成員被史錦鐘(已判刑)團伙成員持槍擊傷,被迫離開永新。被告人徐新波因此失去了依靠,為了能夠在社會上站穩腳跟,便開始網羅社會閑散人員尹香文等人,并積極實施故意傷害、非法持有槍支等違法犯罪活動,以被告人徐新波為首的惡勢力團伙逐漸形成。2005年10月4日,被告人徐新波以被害人賀恩群打傷其為由,指使尹香文等人持菜刀砍殺賀恩群并致其重傷乙級。2007年7月13日,被告人徐新波公然持槍對抗執行公務的公安民警抓捕。2013年7月,被告人徐新波刑滿釋放后,網羅舊部,并積極吸納其在服刑期間結識的永新籍服刑人員作為新成員發展加入團伙,逐漸形成以徐新波為首的人數眾多,骨干成員穩定,組織嚴密,層級分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并依托組織力量,使用暴力、脅迫手段進行開設賭場、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等,攫取非法經濟利益八十余萬元,并用于維系組織的生存、發展、壯大。該組織為爭奪勢力范圍,稱霸一方,有組織地實施故意傷害、尋釁滋事、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等犯罪行為9起,違法行為4起,致1人重傷、1人輕傷、2人輕微傷,并插手當地基層組織,在當地及周邊縣市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嚴重破壞了當地及周邊縣市區域的經濟、社會和生活秩序。

裁判結果

江西省永新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強迫交易罪,數罪并罰,判處被告人徐新波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他22人分別判處十五年至一年二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相應罰金。一審宣判后,徐新波等部分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吉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于2019年12月2日作出二審裁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本案被告人徐新波具有多次犯罪前科,曾因公然持槍抗拒抓捕而惡名大噪。該黑社會性質組織以地域關系為紐帶糾集多人形成,設立了服從老大的安排、聽從老大的指揮,安排的任務一般成員不能問緣由;分級管理,骨干成員各自負責管理手下,重大組織行動由徐新波統一指揮、安排;哪里失了面子,就要在哪里打回來;組織成員犯罪被抓獲后由自己承擔責任,不得供出老大、同伙等規矩。該黑社會性質組織通過有組織地實施故意傷害、尋釁滋事、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等犯罪行為,謀取非法利益,發展壯大組織。為達到非法控制的目的,通過實施暴力性違法犯罪行為樹立惡名聲,建立勢力范圍,多次公然尋釁滋事,使用管制刀具致傷他人,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欺壓殘害群眾。該案的宣判有力打擊了黑惡勢力的囂張氣焰,切實增強了當地群眾的安全獲得感。

基本案情

吳麗萍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便混跡社會,曾因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2008年,吳麗萍參選蘆溪縣蘆溪鎮東渡村村委會主任,在被取消競選資格的情況下,通過賄選及安排手下陳勇峰、吳超萍等人采取跟票箱的方式白票當選為村委會主任。因蘆溪縣工業園在東渡村大量征地,吳麗萍在當選后逐漸插手工程項目來獲取經濟利益,以吳麗萍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2013年逐漸形成。2013年4月至2018年7月期間,該組織以在蘆溪縣有組織地實施了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斗毆、強迫交易、串通投標等違法犯罪活動共計35起,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攫取經濟利益,以此支持、促進組織的發展壯大,同時鞏固組織的經濟實力。該組織在蘆溪縣工業園建設工程領域、風電葉片運輸領域、蘆溪縣拆遷領域和蘆溪鎮東渡村形成非法控制,稱霸一方,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和生活秩序。

裁判結果

蘆溪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犯強迫交易罪,串通投標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貪污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數罪并罰,判處被告人吳麗萍有期徒刑十九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27名被告人依法判處十二年六個月至二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剝奪政治權利、沒收財產及罰金等。所有被告人認罪認罰,服判不上訴。

簡評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涉黑認罪認罰案件,從立案到審結僅耗時23天,做到了高質高效依法打擊,取得了較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及社會效果。法院在審理該案過程中,堅持以庭審為中心,通過庭前會議充分了解各被告人的意見、想法,解答法律方面的疑惑,告知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規定,促使全案被告人認罪認罰;在庭審過程中嚴格遵循庭審要求,對證據逐一質證,充分聽取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有效保障各被告人的辯護權;在案件宣判時,向各被告人詳細釋明判決結果、法律依據,使各被告人能從內心接受法律的處罰,均服判不上訴。

基本案情

自2004年以來,被告人余建鋒通過多次實施持械斗毆等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在樂平市區及周邊區域建立以余建鋒為首的黑惡勢力范圍,余建鋒刑滿釋放后,又在余家村以宗族血緣關系為紐帶,繼續籠絡刑滿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余建龍、余志祥、余炎發等人為骨干分子,吸納被告人余文燦等十多人為一般參加者,壯大以余建鋒為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期間,余建鋒利用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強勢地位,借助時任樂平市塔山街道黨工委書記方偉平的職務便利為保護傘,通過“以黑養商、以商護黑”的模式,先后實施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故意毀壞財物、開設賭場、非法拘禁、強迫交易、聚眾斗毆等十五起違法犯罪活動和九起違法行為,致四人輕傷、二人輕微傷,損壞財物價值6.9萬余元,通過強攬工程、開設賭場、放高利貸非法獲利186萬余元,形成了較強的經濟實力,以此維系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生存、發展、壯大和支持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在樂平市尤其是塔山工業園區及余家村周邊區域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裁判結果

景德鎮珠山區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余建鋒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拘禁罪、強迫交易罪、聚眾斗毆罪、串通投標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14名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至二年六個月不等刑罰,并處罰金。宣判后,部分被告人提起上訴,景德鎮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依法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該案是以血緣宗族為紐帶,逐漸形成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二十余起,嚴重破壞了余家村及周邊區域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本院受理該案后,成立了由院長擔任審判長、兩名員額法官、四名人民陪審員為合議庭成員的七人制審判組織,堅持以庭審為中心,充分貫徹落實“三項規程”,召開庭前會議,制作詳實的庭審保障預案、庭審提綱,保證庭審調查有序高效進行。確保訴訟證據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實查明在法庭、訴辯意見發表在法庭、充分發揮合議庭成員在整個庭審的指揮、駕馭、把控職能,引導控辯雙方進行規范有序、條理清晰、重點突出的高質高效庭審。庭審同時進行網絡直播,在線點擊量超過70萬人次,充分發揮庭審的法治宣傳和教育功能,實現了所有被告人從庭前的拒不認罪,到庭審時的避重就輕供述,再到庭審最后陳述階段11名被告人全部認罪,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基本案情

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以被告人李戍君為首的惡勢力集團,以“天津天獅生物發展有限公司”為名,通過非法拘禁、搶劫等暴力手段從事非法傳銷活動,發展下線購買虛假的“富美一生”產品。該惡勢力犯罪集團在贛州市章貢區設立多個傳銷窩點,自上而下設立“業務總管、業務經理、業務主任、業務代表、業務員”五個級別的成員關系,以談戀愛、找工作為名將被害人騙入傳銷窩點,通過不間斷看守、言語恐嚇、暴力毆打等方式,非法限制3名被害人人身自由數十日,并采取毆打、威脅、搜身等方式劫取被害人隨身攜帶的的手機、銀行卡等財物,后逼迫被害人說出銀行卡、支付寶等密碼,劫掠被害人銀行賬戶內的錢財共計67800元,且造成一名被害人輕微傷的后果,嚴重侵害了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財產權利,破壞社會穩定和經濟秩序,造成惡劣影響。

裁判結果

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基于上述事實,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搶劫罪、非法拘禁罪,數罪并罰判處被告人李戍君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九萬元。對其他被告人分別判處十年六個月至一年六個月不等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并責令各被告人退賠違法所得,返還各被害人。該案上訴后,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7日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近年來,非法傳銷活動呈現出新的特點,作案手段更具隱蔽性,常以“談戀愛”、“找工作”等具有欺騙性、迷惑性的借口,將親戚、朋友甚至是網友騙入傳銷組織,同時,作案手段朝著暴力性方向發展,常采用毆打、威脅的手段實施拘禁、搶劫的罪行,基于上述傳銷手段,不少傳銷組織成員從受害人的角色轉變為加害人的角色。該案的依法處理,有利于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和社會穩定。

基本案情

2017年8月,被告人林杰與黃飛等人出資,在未依法登記注冊的情況下,成立南昌中金普惠公司,聘請被告人胡依、鄭雪龍、余強、胡勇勇、黃偉、徐支剛、李揚等人負責放款及催收。為謀求高額不法利益,該公司以民間借貸為誘餌,利用部分車主急需用錢的心理,以“違約金”、“保證金”、“外訪費”、“GPS使用費”、行業慣例等名目誘騙借款人簽訂借貸合同、虛高借款收據、車輛質押合同、融資服務協議等明顯不利于借款人的合同及文書,預先設置苛刻的違約條款及多種違約責任以迷惑借款人,并要求上交汽車備用鑰匙、在抵押車輛上安裝GPS等。隨后緊盯借款人,一旦發現借款人有逾期還款或該公司人員肆意認定的違約行為,便通知貸后部人員在借款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使用備用鑰匙開走車輛。之后,以不繳納高額“拖車費”“違約金”等費用就低價變賣車輛相威脅,勒索被害人錢財。先后實施了17起敲詐勒索犯罪行為,為非作惡,欺壓百姓,對借貸者及其家人造成了嚴重的心理恐慌,嚴重擾亂了社會經濟和行業秩序,造成了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基于以上事實,對該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林杰、黃飛以敲詐勒索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有期徒刑七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對集團重要成員胡依、鄭雪龍、余強均以敲詐勒索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九年三個月至八年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對集團一般參加成員胡勇勇、黃偉、徐支剛、李揚等4人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一年八個月不等,并處罰金。宣判后,林杰、胡依、余強等人向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南昌中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近兩年隨著國家立法對“套路貸”活動進行打擊,“套路貸”犯罪活動的作案手法日趨隱蔽,也更具迷惑性。本案犯罪分子為了規避司法機關打擊,放棄了傳統暴力、軟暴力討債的手段,改為通過控制被害人車輛,以達到勒索錢財的目的。這種手法看似平和,不具備暴力特征,往往被誤以為普通經濟糾紛,但實際上犯罪分子通過前期簽訂虛高借款合同,后期肆意認定借款人違約,并通過扣押、變賣車輛相威脅,而“車輛被賣”這一現實危險性對被害人造成的心理強制甚至超過了傳統暴力、軟暴力討債手段。上述“套路貸”違法犯罪活動的新動向,務必引起高度重視,依法打擊。

基本案情

被告人汪俊君在2007至2018年歷任彭澤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彭澤縣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41.687萬元。其中收受鮑錫亮財物共計人民幣34.587萬元,從而對鮑錫亮在彭澤縣城周邊和黃花鎮等地方開設的賭場以及鮑錫亮在彭澤縣浪溪鎮麻山村宏浩礦山旁私自經營一家無證加油站不履行查禁職責。鮑錫亮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彭澤縣法院判處刑罰。

裁判結果

九江市柴桑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14日審結該案,以被告人汪俊君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犯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一審宣判后,汪俊君服判,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簡評

汪俊君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尤其是身為人民警察,本該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犯罪,但卻利用職權,非法斂財,與黑惡勢力沆瀣一氣,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開設賭場、非法經營等違法犯罪活動,其行為已嚴重觸犯刑法,嚴重污損了當地警察隊伍的聲譽,造成非常惡劣的社會影響,應予以嚴懲。該案的判處,彰顯了人民法院依法嚴懲黑惡勢力“保護傘”的堅定決心,凈化了政法干部隊伍。

相關報道

【戰疫說法07】對全國人民都“痛恨”的這群人...

我國正在全方位開展疫情防控阻擊戰。盡管中間宿主還未完全確定,但這次病毒的來源,指向野生動物。因此,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成為了抗“疫”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為了守護國際旅游島的未來,檢察機關這么拼

遙控、起飛、選取地點、抓拍……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對話何建華生前戰友:傾聽老民警矢志不渝的初...

有這么一群人,他們沒有身穿白衣,沒有救死扶傷的精湛醫術,他們說自己不是英雄,卻拼盡全力,在戰“疫”一線,只求把病毒封鎖。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