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逃亡十幾年的命案犯,在落網前寫下兩條“特殊”的短信

2020-01-19 21:30  來源:宿松新聞網  責任編輯:聶明鏡
字號  分享至:

1月9日深夜,地處皖鄂贛三省七縣結合部的安徽省宿松縣,寒風呼嘯,雨似急箭,天格外冷。此時,30多名身穿便衣的民警、警務輔助人員,任風吹雨打,仍守候在位于該縣程嶺鄉橙蓮村一處山林里,一場驚心動魄的抓捕行動即將上演……

核查“虞海平”身份

2019年12月20日上午,宿松縣看守所通過深挖犯罪獲取一條重大線索:宿松縣孚玉鎮龍山村有個叫“虞海平”,又叫“虞勇”的人,十幾年前在福建省晉江市一家服裝廠打工時,伙同他人將該服裝廠老板的大兒子殺害后逃跑至今。

看守所迅速將該線索移交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核查。

“網上怎么看不到他的追逃信息?”“十幾年來,我們也一直沒收到福建警方發過來的協查函呀?”刑偵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張邯兵接受任務后,心里感到十分納悶。命案大如天,不管線索是真是假,先把人的身份核實清楚再說。他暗自下定了決心。

隨后,他和指導員劉志勇通過信息系統對“虞海平”的身份進行查詢,卻查無此人,查“虞勇”也無登記。

上門核查、進村走訪核查,都容易打草驚蛇,如果對方真是命案逃犯,就會給下步追捕工作帶來被動。他和劉志勇商量了一陣后,決定從外圍進行調查。

在當地村干部配合下,劉志勇和同事調取了龍山村人口登記臺賬,這些臺賬記錄了十幾年前的人口信息。

數百本泛黃的臺賬,堆起來三四米高。劉志勇和同事一頁一頁地仔細翻看,一本都不漏掉,從早晨8點,一直翻看到下午3點。當翻看到一本封面破舊的人口登記臺賬時,劉志勇驚喜地發現,在索引表格里赫然寫著“虞海平”的名字,下面是他妻子曉蘭和兒子的名字。虞海平出生于1981年,小學文化。

“總算找到了!”劉志勇和同事頓時松了一口氣,他急忙從口袋里掏出筆記本記下“虞海平”的家庭信息。

漏網的命案逃犯

雖然將“虞海平”的身份信息核實清楚了,但無法認定其是否涉嫌福建晉江那樁命案。時不待人,宿松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王慶平迅速通過電話與福建晉江市警方取得聯系,說明原委,核實案情。

晉江市警方很快作出回復,當地無涉及虞海平、虞勇的案件,但在2001年7月當地發生了一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案發后,他們將犯罪嫌疑人葛建華抓獲,葛建華交待了另一名同伙,叫虞劍峰,但不知是哪里人。后來,他們發布通緝令,向外界征集線索,至今還沒能查明其真實身份,因為“虞劍峰”的身份沒查清楚,所以他們沒有將“虞劍峰”上網追逃。

難道虞海平就是“虞劍峰”?隨即,劉志勇帶領隊友圍繞虞海平的其他身份開展深入調查。通過大量工作,民警獲悉虞海平在福建晉江市打工時曾使用過“虞劍峰”名字。由此認定虞海平與“虞劍峰”系同一人,而此人下落不明。

有群眾反映,十幾年來,虞海平一直都不在家,2018年12月,其母親車禍去世后,也未回家處理母親后事,都是他姐姐和妻子出面操辦的。

還有群眾反映,虞海平家里的樓梯內安裝了監控,門外也安裝了監控。

得知“虞劍峰”身份被查明的喜訊后,晉江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顏發達帶領同事于2020年1月6日趕赴宿松開展追捕工作。

“我們花了十幾年時間,都未能查明他的身份,沒想到被你們查出來了,非常感謝你們!”顏發達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他說,雖然這個案件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葛建華已于2002年6月被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但虞劍峰一天不歸案,這個案件就會多推遲一天結案。

雨中蹲守三小時

在查明虞海平涉嫌晉江市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件后,宿松縣公安局高度重視,正在安慶市開展“兩會”信訪接勸返工作的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凌勇接報后,立即作出指示,要求刑偵大隊攻堅克難、全力追捕,務必抓獲潛逃命案逃犯,維護社會大局持續穩定。同時要確保參戰民警輔警自身安全。隨即,刑偵大隊迅速抽調精干警力成立追捕組,協助晉江警方開展追捕工作。

虞海平到底躲藏在哪里?是宿松?還是外地?追捕組經連續多天的摸排走訪,一無所獲。

安慶市公安局技偵支隊支隊長王屑得知追捕遇到困境后,于1月8日連夜率領精干力量趕赴宿松,協助開展抓捕工作。參戰民警在王屑支隊長的坐鎮指揮下,通過深入研判,初步認定虞海平潛藏在宿松。經進一步研判,發現虞海平躲藏在該縣程嶺鄉其二姐家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1月9日上午,由技偵、圖偵、刑偵和程嶺派出所民警組成的抓捕隊伍共30余人,集結程嶺鄉開展落地偵查工作。

經偵查,成功確認虞海平藏匿在其姐姐家中。

虞海平二姐家,坐落在程嶺鄉程蓮村的一個村莊里,其住宅是棟兩層樓房,屋前是口池塘,屋后是一片荊棘叢生的山林。

參戰民警分析,如果公開抓捕,虞海平勢必會反抗,甚至會做出傷及無辜的極端行為。為此,制定了突擊抓捕措施。

當晚,參戰民警兵分兩路,一路人馬負責蹲守在屋后山林里,另一路人馬負責蹲守在池塘附近。

今年1月份以來,皖西南地區天氣很不正常,雨斷斷續續,時而下在白天,時而下在晚上,有時整個晚上都不停歇。

行動前,大家看到天氣好好的,也就沒有穿戴雨衣。但蹲守到深夜12點之后,天突然下起小雨,冰冷的雨點伴隨著呼嘯的寒風一起,在空中飛舞,有的穿過樹丫打在民警臉上,有的順著樹杈滴落在民警身上。

參戰民警個個任憑風吹雨打,寸步不離蹲守的地方,靜靜等候時機。兩個小時下來,大家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濕了,但沒有一個人埋怨。

守候至次日凌晨3點,參戰民警經過細致觀察,確認屋內無任何動靜后,立即實施抓捕行動,守候在屋前的民警,迅速破門而入。就在民警沖入屋內時,突然一個黑影從二樓窗戶跳到旁邊一樓的平臺上。守候在屋后的民警發現后,立即飛身躍上平臺,堵住黑影去路。黑影急忙轉身爬上二樓,然后從二樓跑向一樓企圖逃跑,但被從前門進入屋內的民警堵住去路。借著燈光,民警發現對方正是虞海平。虞海平見勢不妙,揮舞拳頭,拼命反抗,但被訓練有素的民警當場按倒在地。

落網前寫下懺悔短信

世上沒有后悔藥,且行且珍惜。虞海平的人生結局就是最好的證明。

經查,2001年7月下旬,虞海平同葛建華到晉江市永和鎮一家服裝廠務工。同月23日中午,兩人被老板辭退后,即商議找老板結算工資,若不肯則同其打架。隨后,兩人持剪刀竄至該廠找到老板莊義,要求結算工資,莊義以未做成成品為由予以拒絕,雙方即發生爭執,并引發肢體沖突,沖突中虞海平持剪刀將莊義的大兒子捅傷致死,次子也被其捅傷。

如果當時虞海平和葛建華通過法律途徑追討欠薪,也就不會發生那場悲劇。但兩人都沒這么做,而是選擇過激方式,由此摧毀了三個家庭的幸福。

案發后,虞海平害怕被公安機關抓獲,從晉江沿路乞討至廈門,在廈門工地做苦力維持生活。2002年,坐車潛逃到浙江金華,在一家箱包廠上班時,結識了曉蘭,2004年兩人發展成為戀人并同居。2005年,曉蘭為其生育了一個兒子。期間,虞海平一直隱瞞著自己的逃犯身份。為防止身份暴露,他將妻子及兒子送到宿松老家居住,自己仍留在工廠上班。2010年,妻子又為其生育了一個女兒。2016年,非常思念兩個孩子的虞海平,不得已回到宿松,卻不敢住在家里。他將家里家外安裝了監控,隔三差五換地方居住,利用妻子的身份辦理了手機卡、注冊微信、QQ號等。

“我覺得自己最對不起的是兩個孩子,因為自己年輕時犯下的錯,而給家庭帶來無法彌補的傷害。”在接受審訊中,虞海平痛哭流涕,悔恨之意溢于言表。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狀態,讓原本只有38歲的他,老氣橫秋,額頭皺紋斑斑。

民警在檢查虞海平的手機時,發現便簽里留存著兩條十分“特殊”的短信。

“寶貝兒,如果你們能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此刻爸爸心里很亂,世界很美好,現實很殘酷,爸爸多么希望看著你們慢慢成長,看著你們讀書一天天進步,考個好成績,有個美好的將來……爸爸多想摸摸你肉肉的小臉蛋,親上一口,聽你叫爸爸……”

“老婆大人,我對不起你,欺騙了你,虧待了你,害了你的一生……我累了,很累,別為我難過,別想我……”這是虞海平在落網前的1月9日晚上21時分別寫給孩子、妻子的兩條懺悔短信,只是沒能來得及發出去。

對于潛逃20年之久的虞海平來說,從潛逃的那一天起,他的心底就已經埋下了被抓獲的預感,只是這種預感在經歷18年的精神折磨之后才在今年1月10日凌晨降臨。

長久的潛逃,并沒能給虞海平換來長久的幸福,換來的卻是更深更多的痛苦。

其實,歸案就是對犯罪嫌疑人負罪感的一種最好的精神解脫。對于當下仍不肯歸案的每一個在逃人員來說,逃跑不是“長久之計”,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虞海平的結局,就是最好的例子。(通訊員孫春旺)

相關報道

【戰疫說法07】對全國人民都“痛恨”的這群人...

我國正在全方位開展疫情防控阻擊戰。盡管中間宿主還未完全確定,但這次病毒的來源,指向野生動物。因此,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成為了抗“疫”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為了守護國際旅游島的未來,檢察機關這么拼

遙控、起飛、選取地點、抓拍……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對話何建華生前戰友:傾聽老民警矢志不渝的初...

有這么一群人,他們沒有身穿白衣,沒有救死扶傷的精湛醫術,他們說自己不是英雄,卻拼盡全力,在戰“疫”一線,只求把病毒封鎖。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