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好友的一瓶“提神劑”,讓15歲少女深陷毒品深淵

2020-01-19 21:49  來源:吉林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  責任編輯:聶明鏡
字號  分享至:

吉林省女子隔離強制戒毒所根據戒毒人員韓梅梅(化名)的真實經歷,撰寫了文章《黑暗中的那縷藍光》。

我的幸福歷經千山萬水,可最終還是迷了路……遙望窗外的落葉,回憶悠悠飄在眼前。

三歲那年,爸爸因刑事案件被判了刑,媽媽沒留只言片語、帶著家里為數不多的錢,離開了我們。小小的我成了奶奶和姑姑“大大的包袱”。六歲時,爸爸回來了,隨他回來的還有一個陌生的女人,爸爸還強迫我讓我叫她小媽,小媽不喜歡我經常打我,來發泄她的不滿。而我沒有選擇忍氣吞聲,倔強的與她對抗,扔掉她的衣服、弄壞她的東西,結果引來的是小媽變本加厲的打我。惡性循環,周而復始,家里的戰爭令爸爸頭疼不已,為了家里的平靜,我又被送回到了姑姑家。不久,爸爸有了小兒子。

15歲時,我的親生媽媽回來了。哭訴著自己的后悔和自責,訴說著對我的思念,并表示會不惜一切來彌補我,于是我又走進了媽媽的新家。媽媽的新丈夫,對我百般遷就、可正值青春期的我自私、任性,仗著媽媽的內疚,心里稍有不順心就暴跳如雷,大發脾氣,揚言要輟學和離家出走。每每如此,我的各種要求甚至是無理的要求都會得到滿足,終于我消耗掉了媽媽所有的耐心。媽媽讓我住校,我開始逃課、泡網吧、打電游讓我十分快活。我討厭我的父母、我恨我的家庭,我覺得我的不幸福都是拜父母所賜。為了報復他們,一怒之下我輟學了,結交了很多所謂的哥們兒、姐們兒。我學會了抽煙、酗酒、去酒吧放縱,漸漸的我竟然還迷上了賭博,可最后輸的一無所有。一天,我決定用我僅有的1000塊生活費背水一戰,最終又輸的精光。身無分文的我沮喪的來到好友家,她拿出一個簡易的塑料瓶,說是“提神劑”,吸一口提神醒腦心情好,讓我試一試,接著還轉給我一筆錢鼓勵我,讓我一定要撈回本。我沒多想馬上就吸了一口,惡心之后卻是飄飄然的感覺,我好像忘記了煩惱、忘記了父母。我高興壞了,自此,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提神劑”。每天都要和它約個會,我問朋友:這個提神劑到底是什么?怎么會有這樣的魔力?她笑著告訴我:這是冰,而且她的男友就是賣這個的。我一步步滑向毒品的深淵,沒錢購買毒品就回家騙爸媽的錢,不給我,我就會暴跳如雷,甚至用刻薄的語言傷害他們。心里覺得爸媽對不起我,不但沒有給我一個完整的家,就連在金錢上也不能滿足我,我覺得挫敗的人生都拜父母所賜。仇恨心理加上毒品的侵蝕使我走向了萬丈深淵。

強戒所沉重的關門聲驚醒了我埋藏心里的恐懼和忐忑。我覺得我20歲的人生自此被宣判了死刑。在我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我完了,爸爸媽媽本來就不喜歡我,這次更不會管我了,我被所有人拋棄了,我的人生已經毫無意義,又何必在乎這兩年的生活呢?”我的人生漆黑一片,沒有一絲的光亮。入所后,我沉浸在自己悲傷低落的情緒中走不出來。對于所里的規章制度和大隊的日常生活紀律,我不想遵守;對于學習和活動,我選擇了消極抵抗;對于戒毒人員這個稱號,我不想理會;對于我的未來,我也喪失了信心。但每天深夜,我還是會想起爸爸媽媽,如果我以前沒有那樣叛逆,沒有吸毒賭博,我是不是會有不同的人生?我在胡思亂想中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2018年5月12日,這是一封信上標注的日期,離我到戒毒所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民警將信交到我手上時,我甚至以為是不是所里還有和我名字一樣的人?不可能還有人給我寫信。我當著民警的面將信拆開,信封里放著一張信紙和一張充值了兩百元的賬單,我打開信紙,一眼就看到了末尾處的名字,是她!那個當初選擇離開我的人,那個我可以稱為“媽媽”的人。我不清楚民警通過什么樣的方式聯系到的她,我想那一定很難吧!畢竟我們分開了這么久,甚至連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住所和聯系方式。我手里攥著賬單,卻不想去看信中的內容,已經離開了那么多年的人,在我進入戒毒所后突然出現,我難免要懷疑她的目的,是想用這兩百元錢與我徹底斷絕關系么?我不想去看,我將信放在桌子上,劉警官將信拿起來,看了一遍后,慢慢的讀了出來,信很短,簡單來說,讓我好好戒毒,省著點花錢,不要惹事。字里行間還能感受到一種陌生甚至是尷尬,但也可能是因為劉警官溫柔的聲音,我很平靜的將信聽完了,要是以前我可能會將信撕掉吧。劉警官讀完信,用手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離開時,轉頭看見劉警官手里還拿著那封信,細細的看著。

2018年8月18日第二封,還是由劉警官念給我聽,信中內容依然不咸不淡,沒有什么值得記得的地方。

2018年9月14日第三封,信里多了許多家里現在的情況,民警讀的很慢,很慢,我竟然也一個字一個字的記在了心里:媽媽家里多了小弟弟,名字與我只差一個字,我以前從不知道的新家地址,新的電話號碼也出現在了信里。劉警官拿了紙筆,在讀完信后,將這些信息又摘抄了一份給我,字跡特別的工整。

2018年11月2日我以為不會再有信了,畢竟與上封信相隔了這么久。“孩子,這段時間劉警官經常打電話給我,跟我聊了很多,不僅僅是有關你現在的戒治,她還與我聊起了你小時候的一些事情,現在你變成這樣,媽媽也有很大的責任,劉警官說的對,不管怎樣,我們都是母女,我也希望可以借這次機會了解你,我們有一個新的開始。”這一次的內容盡然比第一次的還要尷尬,但是我卻有了不一樣的感受。劉警官告訴我:“和家人修復關系的機會不多,要好好把握!”我心里竟多了些許期待。

2018年11月10日,19日,24日……信件越來越頻繁,我感受到了信件中越來越濃的牽掛,我的心里也隨著信件的增加,發生了改變。

2018年12月25日,圣誕節。我正在教室里學習,劉警官突然叫我穿好衣服,然后領著我走出了宿舍樓,一路上,她告訴我,一會要注意自己的情緒和態度。我不懂民警當時說這句話的意思,直到我接通了電話:“孩子,是你么?我是媽媽”“媽媽給我打電話了?”當我聽見媽媽那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回頭看向站在身后的劉警官,她微笑的向我點了點頭。我回過神,小心翼翼的向電話的那頭叫了聲:“媽!”“是,是媽媽!你現在感覺怎么樣,身體還好么?戒毒還順利么?”“我…還好”“以前是媽媽做的不夠好,因為我的自私,沒有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庭,沒有好好保護你,才讓你接觸到了毒品,是媽媽對不起你!”在媽媽的話語中,我感受到了滿滿的自責和關心,“你放心,我在這里生活的很好,還有….我原諒你了,可以請你也原諒我么?對不起,媽媽!”,回答我的是電話那頭的哭聲,但是我依然在那泣不成聲的語調中找到了最好的答案。“你們劉警官多次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很多關于你的事情,她們還給我看了你的照片,告訴我你在那里表現的很好,你放心,媽媽等著你戒毒成功,媽媽帶你回家!咱們重新上學,重新開始,你要聽劉警官的話,我相信,你可以的。媽媽愛你!”通過短短的電話線伴著媽媽哽咽的聲音,我好像回到了童年。掛電話之前,我和媽媽約定好下次探訪的時間,我要讓她親眼看見一個完全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我。

也是通過這個電話,我才知道,我在所里所有的保暖衣物和營養品都是民警的無償資助,為了不讓我有任何的心理負擔,所以她們沒有告訴我。我想到之前每天早上民警的暖心問候,每天睡覺前的體溫測量,定期醫院體檢和康復治療,為我制定戒毒營養餐......一幅幅暖心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重現!我從來都沒有想到我灰暗的人生在這里竟然出現了轉折,更沒有想到還能找回了我失去已久的親情和家。從此以后我積極的參加教育矯治、知識課堂和技能培訓。我開始用心學習,認真參加康復訓練,積極戒治……我漸漸喜歡上了這里的生活,我對未來充滿信心!

還有十個月我就要解戒了,我的身體素質比之前有了很大改善,我認識到了毒品的危害,掌握了許多法律知識,學習西式面點技能,成功的通過了國家西式面點師資格鑒定考試。我有一個愿望,成為一名蛋糕師!親手制作美味的糕點,用自己的雙手創造美好的未來!

感謝在我黑暗的人生中,照射進這一束束藍色光芒!幫助我驅散陰霾,讓我的內心不再感到迷茫和無助!因為有你們,我不畏前路,不畏風雨艱辛;因為有你們,我的靈魂回歸了人生正途,找到了家的港灣;因為有你們,我黑暗的人生被照亮了,點燃了我對生活的熱愛。懷著一顆感恩的心走好我的人生路,不辜負你們對我的付出和期望,我生命中的藍光!

相關報道

【戰疫說法07】對全國人民都“痛恨”的這群人...

我國正在全方位開展疫情防控阻擊戰。盡管中間宿主還未完全確定,但這次病毒的來源,指向野生動物。因此,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成為了抗“疫”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為了守護國際旅游島的未來,檢察機關這么拼

遙控、起飛、選取地點、抓拍……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對話何建華生前戰友:傾聽老民警矢志不渝的初...

有這么一群人,他們沒有身穿白衣,沒有救死扶傷的精湛醫術,他們說自己不是英雄,卻拼盡全力,在戰“疫”一線,只求把病毒封鎖。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