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今遇新冠猖,鐵警衛薊強!”——零下22攝氏度的堅守戰“疫”

2020-02-27 17:18  來源:天津政法報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凌晨1點,由于寒流,氣溫低至零下22攝氏度,公安薊州分局國保支隊四大隊大隊長李寶軍長呼了一口氣,口罩就像一層薄冰覆在臉上,臉頰又疼又癢,盡管穿著厚厚的執勤服,可還是感覺陣陣寒意沁透皮膚,他的雙腳不住地來回跺著地,似乎這樣就能獲取一些熱量。

自疫情防控戰役打響以來,按照分局部署,國保支隊承擔著克黃線薊州區與河北興隆交界處臨時檢查點的卡口勤務,李寶軍和同事的值勤時間是早上8點到凌晨2點,一班兩人,這也意味著,每個人的值勤時間達到了9個小時。

前兩天,薊州區普降大雪,一路上坡多路陡,路面積雪結冰嚴重,車子不斷打滑,李寶軍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不敢有一絲懈怠。原本十六七公里的路程,開車只需20多分鐘,李寶軍用了足足兩個小時才到達執勤點位。

從車上下來時,他的手心、額頭上已然汗涔涔。顧不上喘口氣,他迫不及待地撥通了同事的電話。“我剛到,路上太滑了,下個班你別過來了,我在這兒就行了,今天的班我全包了!”“我是按規定時間出來的,回家取點東西,快讓我過去……”剛掛了電話,群眾王某的“爭執”聲引起了李寶軍的注意。原來,王某自稱在薊州某小區租房居住,這次回老家興隆去取些生活日用品后想返回薊州,不想在這里“卡”住了。

李寶軍馬上和王某提供的小區居委會取得聯系,確定其確實租住在薊州。但是包車出去就為了取生活用品?這個說法引起了李寶軍的懷疑,在他一再詢問下,王某說出了實情:王某平時做海鮮生意,由于疫情的原因,生意受到了影響,心里很著急。以前的客戶打來電話想要海鮮,王某抱著僥幸心理,趁著小區規定的買菜時間偷偷去給興隆的客戶送貨。

“行,兄弟,你這做買賣的確實不容易,我們都理解。但是按照規定,你不能回去,你看咱們薊州區的疫情是零確診,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換來的,咱都為這事驕傲,所以為了保證薊州的安全,咱們必須小心再小心,你說是吧?”經過耐心勸解,王某答應先回興隆的老家居住,等疫情結束后再回薊州。

防疫工作期間,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遇到不配合的群眾,李寶軍和同事們總是耐著性子勸解。截至目前,他們共檢查車輛2000余輛,人員3000余人,勸返36人。

李寶軍所在的執勤點位條件異常艱苦,山里氣溫本來就低,加上又是風口,用李寶軍的話說就是穿多少也不管用!外面的氣溫低,執勤點位臨時搭建的工作間同樣冰冷,空調幾乎不起作用,屋里的水管都凍出了小冰柱,每次工作餐送來時,早已冰涼。

對于這些,李寶軍從沒抱怨過一句,反而能苦中作樂。“飯涼了那就倒點熱水泡著吃,這不就是經典的‘湯泡飯’嘛,只要能保證咱們薊州百姓的安全,這都不叫事兒!”

李寶軍就是這樣,總是把樂觀的一面展現給大家,心里的苦卻從來不說。他的母親今年84歲,因癌癥晚期已經住院7個多月,生活不能自理。防疫工作開展以來,李寶軍的工作愈發忙碌,每天的生活變成了固定的三點一線:分局—執勤點位—醫院。

李寶軍的微信朋友圈截圖

“真沒空回家,只要不執勤,我就到醫院值夜班,能多陪陪老媽就多陪一會兒。”李寶軍說的“夜班”并不輕松,老人晚上需要一直輸液,他不敢睡,強打著精神一直撐著,實在困得不行了,就去外面吹吹冷風,精神一下。李寶軍患有高血壓,沒有充足的休息時間,他時常頭暈、頭痛,但是面對同事時,他卻總是一副精神抖擻、全心投入工作的模樣。

“巍巍黃崖山,固若湯金地;今遇新冠猖,鐵警衛薊強”,李寶軍創作的《雄關御疫》這首詩展現出薊州公安鐵軍面對疫情不畏艱險、不負重托的堅強意志,他將一直奮戰在疫情防控工作一線,以實際行動保衛薊州百姓的平安健康。對于奪取這場戰“疫”的勝利,他信心十足!

相關報道

這個國家被曝出對醫護下達“封口令”,總統稱...

王子欲赴一線抗疫,重操舊業開救護直升機。

10年前的“高速命案”劃上句號: 最后一名加害...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